• <tbody id='2g1ih'></tbody>


    传统姓名学




     


    姓名与婚姻

        姓名对人生的性格、健康、事业都有如此深远的影响, 而婚姻是一个人一生的职业,婚姻幸福与否是人生幸福与否的关键。世界是由阴阳男女两性成的,从女孩子的姓名可以看出其婚姻状况。

        古人认为:对于男性来说,成功是获得事业上的成就和稳定的收入。女性则是婚姻美满,家庭和睦。如果男性的姓名中有领导运,那么就会为走向成功打好基础。但是女性如果有领导运会怎么样呢?通过多年预测经验总结出一般都很心强,有很多都能在事业上有所成就,但是在婚姻生活中却很容易陷入不幸的悲惨命运。当然并不是说,所有有工作力,上进力的女孩子都有会婚姻不幸,这还要结合四柱全面分析。


    例1:

    陆 16 17金 陆 16

    2

    游 13 29水 唐 10 26土

    1

    14火 琬 13 23火
    ---- --------- ----- 1 14火

    29水

    -----------

    39火


    《陆游·钗头凤》
    红酥手 黄藤酒
    满城春色宫墙柳
    东风恶 欢情薄
    一怀愁绪 几年离索
    错 错 错

    春如旧 人空瘦
    泪痕红浥鲛绡透
    桃花落 闲池阁
    山盟虽在 锦书难托
    莫 莫 莫
    《唐琬和钗头凤》
    世情薄 人情恶
    雨送黄花花易落
    晓风干 泪痕残
    欲笺心事 独语斜栏
    难 难 难

    人成各 今非昨
    病魂常似秋千索
    角声寒 夜栏珊
    怕人寻问 咽泪装欢
    瞒 瞒 瞒

        南宋著名诗人陆游才华横溢,一生充满正义,和当时的政府格格不入,仕途不测。《钗头风》那首词就是陆游三十一岁时游沈园为怀念被迫分离的前妻唐琬而作。陆游原娶唐闳之女唐琬为妻,夫妻恩爱,但是陆母不喜欢唐琬,备受阻隔,被迫离婚,唐琬和钗头凤不久便郁郁而终。唐琬地格14为美貌、孤独、分离、家庭缘薄、失意烦闷之数;人格23数总格39数又是女性孤独寡居、香闺零落之运。陆游的姓名人格克地格, 水火相克,家庭缘薄的信息很明显,双双辉映,一对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,实在是在数难逃。陆游老死于荒野。如果按照姓名学, 配合四柱学改一个好名字,我想陆游的人生可能会顺利得多。

        再如:
        1、李白,才华横溢、满腹经伦,但是屡次科考,仅做了为皇室写“宫庭诗”的闲官,最后,落得醉酒船头,落水而亡。
        2、柳永,著名词人,为慢词的发展作出了不朽的贡献,一改过去“无病呻吟”的词风,尤其是他大胆的描写男女情怀、嘻戏之场景,让人叫绝。最终落得“只把冷酒低唱”,流离失所,临终由伶人、旧好合葬之。命运何其凄惨!
        3、传说中的杜十娘,十余年的风月女子,终有一天得意中情郎,满心里盘算着幸福日子,却落得怒沉百宝箱,可惜!可惜!!可惜!!!有道是“自古佳人多薄命”。
        女性婚姻不幸数:21、23、33、39、27、等
        女性性格温和、助夫爱子数:15、35、13、等



    附: 《 陆 游 与 唐 琬 》


            古越大地,千古风流。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,物华天宝,人杰地灵。这是「卧薪尝胆终破壁」的越王勾践的故乡,这是震惊世界的「河姆渡」文化的发祥地。这里的人民勤劳、聪慧,传唱千古的爱情绝唱《梁祝》诞生于此;流传久远的爱情佳作《钗头凤》亦从这里走向世界。

    绍兴沈园        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、《陆游与唐琬》,这两个忧伤而美丽的爱情故事,一脉相承、同出一源。只不过,前者让人惊叹万分,后者令人憾痛不已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历史名城绍兴城南,有一个平平常常的园子——沈园。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曾经上演过一幕凄婉的爱情悲剧,不是那一阙催人泪下的《钗头凤》,也许早就湮没在时光的烟尘中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伴随悲伤而略带几分凄凉的女声吟唱,一阵如怨如慕、如泣如诉的古筝声幽幽响起,恍如绮丽的春风从南宋绍兴二十一年(公元1151年)的春天悠悠吹来,八百多年前发生在古越大地的一幕仿佛就在眼前……

    陆游与唐琬        诗人陆游年轻时娶表妹——诗名卓著的「苏门四学士」之一晁补之的孙女唐琬为妻。夫妻二人诗书唱和,感情深厚。「伉俪相得」,「琴瑟甚和」。但因陆母不喜唐琬,恐误其儿前程,威逼二人各自另行嫁娶。在陆游百般劝谏、哀求而无效的情势下,二人终于被迫仳离,唐琬改适「同郡宗子」赵士程,彼此音息隔绝无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十年之后的一个春日,陆游在家乡山阴(今绍兴市)城南禹迹寺附近的沈园春游时,与偕夫同游的唐琬不期而遇。唐琬遣致酒肴,聊表对陆游的抚慰之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别十年,物是人非。这久别重逢,带来的只是绵绵无绝期的创痛!诗人见人感事,怅然久之,百虑翻腾,遂乘醉吟赋一阕《钗头凤·红酥手》,信笔题于园壁之上:

            红酥手、黄滕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、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!错!错!
            春如旧、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桃花落、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!莫!莫!


    陆游唐琬与沈园        词中记述了诗人与唐琬的这次相遇,表达了他们眷恋之深和相思之切,也抒发了诗人怨恨愁苦而难以言状的凄楚之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唐琬见此词后,感慨万端,亦提笔和《钗头凤·世情薄》词一首:

            世情薄、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晓风干、泪痕残,欲笺心事,独倚斜栏。难!难!难!
            人成各、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。角声寒、夜阑珊,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。瞒!瞒!瞒!



    陆游唐琬与沈园        在唐琬看来,世道人情是那样的险恶,一条封建礼法就把她和陆游这对恩爱夫妻活活拆散。遭受打击的她犹如风雨黄昏中的残花,满腹心事无处诉说,只能忍受无奈和痛恨。此时的唐琬,犹如秋千架上的绳索,飘飘荡荡,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。而更为不幸的是,改嫁后,连表达感情的自由都没有了。长夜无眠,角声凄凉,欲诉痛苦,却只能强作欢颜。不久,唐琬竟因愁怨郁郁而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唐琬在临终的日子里,一遍遍回想自己和表哥那段短暂而幸福的岁月。她至死都不会明白,相爱竟然也会是一种罪名。

    陆游唐琬与沈园        是的,八百多年后的今人想必亦难以明白。那个「起倾斗酒歌出塞,弹压胸中十万兵」的热血男儿,那个横戈跃马抗击金兵、一生追求性灵自由的爱国诗人,竟然不敢违抗父母之命?!在宗法的压力下,低下了高昂的头颅,在一纸休书上签下了羞答答的大名,与所爱之人饱受了终生分离之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南宋的这个春日里,一枝梅花飘然落下。隔着梅花,long8cc官网的诗人终于没能握住风中的那双红酥手。这细巧精致的越瓷酒杯里,斟满的不再是琥珀色的黄滕酒,而是永远也饮不尽的人生苦酒啊!

    陆游唐琬与沈园        沈园的桃花开了又谢,沈园的燕儿啊来了又去。沈园之别后,唐琬那深情的一瞥深深地根植在诗人的心中,任凭时光老去,永难磨灭。四十年后,年迈的诗人沈园重游,含泪写下《沈园二首》以纪念唐琬:

            「城上斜阳画角哀,沈园非复旧池台,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。」


            诗人生前最后一年的春天,仍由儿孙搀扶前往沈园并留下七绝两首:

            「路近城南己怕行,沈家园里最伤情;香穿客袖梅花在,绿蘸寺桥春水生。」(其一)
            「城南小陌又逢春,只见梅花不见人;玉骨久成泉下土,墨痕犹锁壁间尘。」(其二)


    元朝诗人元好问的名诗        长歌当哭,情何以堪!爱已成往事,情永存心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乐声中,我仿佛看见陆游,年轻的诗人急疾书毕,一掷柔毫,早已肝肠寸断,泣不成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歌声里,我仿佛看见唐琬,这个才华卓绝、柔情似水的女诗人,一双秀美哀伤的眼睛深情地凝视着感伤不已的陆游,一字一句地吟咏着她那血泪交加的词作。触景而生情,如杜鹃啼血,凄艳异常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那仰天长叹的不是才华横溢的陆游吗?满面尘霜,须发皆白。他已是形容枯槁,痛不欲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那面壁吟咏的不是秀美柔雅的唐琬么?碧色绣襦,长裙曳地。她亦是神情凄凉,泪流满面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封建礼教,如同一把寒光凛冽的刀剑,就这样又无情地封杀了一对青梅竹马、心心相印的爱侣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时过八百五十多年,聆听此曲,感受犹如身临其境。品味着陆游与唐琬超群绝伦、千古遗恨的爱情故事,怎不让人情动于衷?怎不让人潸然泪下?

            问世间情为何物?直教人生死相许!

            因为有了陆游与唐婉,因为有了《钗头凤》,沈园啊,你便永远年轻而美丽!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想,我再也走不出这多情的沈园了……



    附: 《 菊枕清香似旧时——“钗头凤”外篇 》



      南宋诗人陆游和他表妹唐婉的情爱悲剧,凄婉感人。陆游那首脍炙人口的《钗头凤》词、传说中唐婉的唱和,加上他几十年后陆续以沈园为题悼念唐婉的几首诗,千载以下,总能令有情人同声一哭。而“钗头凤—沈园”之外,long8cc官网还听说过一段陆、唐新婚时一起缝制菊枕定情的韵事,于是名之曰“外篇”。

    陆游唐琬与沈园  话说陆游二十岁的时候,与新婚妻子唐婉一起,采集菊花作为枕囊,缝制了一对“菊枕”,他还为此写过一首“菊枕诗”,作为他们夫妻新婚定情之作。这首“菊枕诗”,当时为人传诵,可惜却没有流传下来。

      所谓“菊枕”,就是用菊花晒干作枕头的芯子。古人很喜欢使用菊枕,据说可以“通关窍,利滞气”;可以解痛祛病;常用菊枕,可以提高睡眠质量,早上起来会觉得神清气爽。说到用菊花制作为“药枕”的“枕疗”方法,还有用桔皮制作枕芯的,据说与菊枕的功效相仿。余生也晚,儿时在岭南,倒是睡着“木棉花”枕头或是“油柑子叶”枕头长大的,没有享用过菊枕。

      据说,慈禧太后在秋菊盛放的时候,总要让人采集大朵的菊花,制成菊枕享用。而陆游本人,后来也曾用菊枕治愈了自己的头凤病。

      陆游六十三岁的时候,偶然又看到有人送来菊花缝制枕囊,触物伤怀,写下了两首“菊枕诗”,题曰:偶复来菊缝枕囊,凄然有感。诗云:

    陆游唐琬与沈园  采得黄花作枕囊,曲屏深幌闷幽香。
      唤回四十三年梦,灯暗无人说断肠!

      少日曾题菊枕诗,囊编残稿锁蛛丝。
      人间万事消磨尽,只有清香似旧时!

      这两首“菊枕诗”,早于至今广为流传的几首“沈园”。此外,还读到过一首他八十二岁时所作悼念唐婉的绝句,也许因为未曾收入周密的《齐东野语》,流传不广:

      城南亭榭锁闲坊,孤鹤归来只自伤,
      尘渍苔侵数行墨,尔来谁为拂颓墙?

      爱,为什么会能够如此深沉,生死以之,以致在“美人作土”、“红粉成灰”之后的几十年,还让诗人用将枯的血泪吟出“此身行作稽山土,犹吊遗踪一泫然”的断肠诗句?我从陆游“一树梅花一放翁”的诗句中似乎得到一丝感悟:陆游和唐婉的夫妻情爱,虽说在现实世界中存续的时日无多,却早已经一点一滴地“转存”到了各种有情万物之中,恰似把真情实爱存入了瑞士银行,可以稳稳地收取利息。一对“菊枕”的枕函之中,封存、寄寓了新婚当时多少甜蜜,多少默契;多少香艳,多少情怀;多少的厮抬厮敬,多少的互爱互重。也许,就单是这一对“菊枕”,已经足以让情爱“一粒粟中藏世界”且“化身千万”,更不用说恩爱夫妻之间“有甚于画眉”的“闺房记乐”了。

      一对“菊枕”,对于long8cc官网现代人来说,是那么的无足道,而又实在是那么的奢侈。其“药疗”之功效,犹在其次也,叹叹。

      人间的万事可以消磨殆尽,而情爱的清香却永远会历久弥新。

      愿天下有情人都双双亲手缝制自己的一对“菊枕”,长相依傍,不离不弃,莫失莫忘,珍爱到地老天荒!

     


    yp街机飞禽走兽-官网 ag发财网-官网 新葡京官方网站 银河澳门网址-官网 ag亚游官网 AG国际亚游官网
  • <tfoot id='2g1ih'></tfoot>

      <legend id='2g1ih'><style id='2g1ih'><dir id='2g1ih'><q id='2g1ih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<i id='2g1ih'><tr id='2g1ih'><dt id='2g1ih'><q id='2g1ih'><span id='2g1ih'><b id='2g1ih'><form id='2g1ih'><ins id='2g1ih'></ins><ul id='2g1ih'></ul><sub id='2g1ih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2g1ih'></legend><bdo id='2g1ih'><pre id='2g1ih'><center id='2g1ih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2g1ih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2g1ih'><tfoot id='2g1ih'></tfoot><dl id='2g1ih'><fieldset id='2g1ih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    <bdo id='2g1ih'></bdo><ul id='2g1ih'></ul>

          1. <li id='2g1ih'><abbr id='2g1ih'></abbr></li>